查看完整版本: [-- 生死关头走一回 --]

铁佛寺社区 -> 大德行迹 -> 生死关头走一回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金刚使者 2006-09-27 19:16

生死关头走一回

大马弘法缘起
[img]http://www.fjdh.com/Article/UploadFiles/200608/20060823101119780.jpg[/img]


图/地皎恩师毅然放下台湾繁忙的法务,只身前往大马履行誓愿。


  地皎恩师是一位行脚四方,随缘渡化的苦行僧,于一九八五年七月间,在一个巧合的因缘下,跟随台湾的妙长老一行人,应马来西亚佛教总会之邀请,前往槟城主持佛七,然而在筹备佛七的工作期间,重重障碍一一现前。
  
  恩师深夜静坐观想,原来是参加佛七的两百多位佛友之共业即将现前。当下,恩师兴起一念悲愿,若此次佛七功德圆满,待她返台将事情办妥,将乘愿再来大马,三步一拜行脚到升旗山,普放大蒙山施食,回报众生。感恩诸佛菩萨慈悲摄受,恩师发了这个悲愿之后,佛七的功德果真顺利圆满了。
  
  一九八六年元月,恩师为了实现在马来西亚所许的愿,纵然她刚晋山祥德寺,有许多繁忙的法务集于一身,恩师仍毅然放下,只身前往马来西亚,履行升旗山三步一拜的行愿。
  
  行愿的途中,恩师饱受艰辛,但地藏菩萨弘深的慈心悲愿,宛如一股坚实的力量,支持恩师不畏不惧、不退不移地度过难关。
  
  登上升旗山,恩师放眼望去,但见槟威大桥码头,灯光闪闪烁烁,她敏感的感觉此地众生的共业将要现前,会有许多人丧生,刹那中,恩师内心阵阵酸楚。
  
  此时,恩师双脚跪地,仰望著无垠的夜空,高声唤求“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地藏菩萨摩诃萨”,祈愿菩萨慈悲摄受,加庇槟威大桥码头众生的共业能够减轻,只要因缘具足,她将乘愿再来,带领大家受持八关戒斋,用功忏悔。
[img]http://www.fjdh.com/Article/UploadFiles/200608/20060823101120470.jpg[/img]


图/大马地藏八关戒斋法会之盛况。


  以此因缘,地皎恩师十多年来,每年风雨无阻,应马来西亚佛教总会邀请,主持殊胜的“地藏八关戒斋大法会”。


  殊胜的八关戒斋
  
  一九八八年,恩师怀著沉重的心情,再度赴马来西亚举办“地藏八关戒斋大法会”,因为敏感的觉得槟威大桥码头的障碍即将现前,内心非常的挂碍,法会期间更是用心祈求十方诸佛菩萨慈悲加庇减轻障碍。
  
  法会圆满后,恩师打破以往惯例,未即刻返回台湾,而继续留在佛教总会,一刻也不敢掉以轻心。
  
  八月一日,也是法会圆满日的第二天,恰逢槟城举行六十年才一次的观音花灯大游行,北海码头万头钻动,挤满了人山人海的群众,大家正准备搭乘渡轮过海,观赏难得一见的花灯盛会。
  
  不幸地,就在熙熙攘攘的人潮中,通往码头的人行道突然坍塌了。
  
  事件发生当时,身在佛教总会的恩师,内心悲痛万分,即刻跪在地上,以无比虔诚忏悔的心,对著虚空祈求“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地藏菩萨摩诃萨”慈悲加持,祈愿现场受灾民众能障碍减轻、共业减轻,伤亡人数降到最低。非常不可思议,曾参加这次八关戒斋的一百五十几位佛友,在这次码头事件中皆幸运的脱离险难。事件发生次日,他们到佛教总会拜见恩师,内心非常激动的跪在地上,拉著恩师的手,放声大哭的说:“恩师!恩师!感恩地藏菩萨救了我们一命,您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因为您带我们受持地藏八关戒斋,又带我们念灭定业真言‘唵啰末邻陀宁娑婆诃’,所以我们在万般危急时,不停的称念地藏菩萨圣号与灭定业真言,才逃过这一大劫。”
  
  二千多位观赏灯会的游客中,所幸只有三十几个人罹难。这次码头灾难在诸佛菩萨的慈悲护佑下,伤亡人数幸运的降到最低,两年来,一颗压在恩师心头的巨石总算稍微落下。
  
  这时候,恩师闭上眼睛想起升旗山上的那一幕……,槟威大桥码头灯光闪闪烁烁,仿佛众生的共业也随之闪烁不定。啊!如一众生未得度,我佛终宵有泪痕,纵然救度众生所付出的心血,难以言喻,但看到他们能够死里逃生,是恩师最大的安慰。
  
  恩师的再造之恩,无以回报,槟威大桥的码头灾难中,有一位亲历这场灾难的当事人──
  
  刘梅莲居士,将现身说法,道出她的心声。


  真实的告白
[img]http://www.fjdh.com/Article/UploadFiles/200608/20060823101120696.gif[/img]


图/当地报纸刊登槟威大桥码头事件之新闻剪影。



  走过生死的险关,才知道生命的可贵!
  
  一九八八年,是一生中最难忘的一年,如果没有地藏菩萨救我,可能我已经罹难身亡了!
  
  今日重生,内心有说不出的感恩!感谢地藏菩萨救了我一命!
  
  我住在马来西亚的北海省,因恭闻有一位来自台湾的地皎法师,将在槟城佛教总会主持地藏八关戒斋法会,使大家对地藏菩萨的大愿与地皎法师渡众的悲心,兴起一股敬仰之意,所以我们特地从北海到槟城,参加这场“地藏八关戒斋大法会”。
  
  法会圆满次日,我们正准备从北海的渡轮码头,搭船到对岸的槟城,观看六十年才一次的观音大游行。
  
  当时码头挤满了人潮,难得有一席立足之地。就在簇拥群集中,我们站的码头突然开始摇幌,眼见支撑桥头的铁架,摇摇欲坠。
  
  刹那间,突然一声巨响!我们站的码头坍塌了!当时整个人失去了重心,如同身陷无底洞一样,桥上的群众,瞬间都落入海水中,铁架、木板一一崩解离散,四横五陈地压在我们身上。
  
  在这片人压人的混乱情境中,有的人手断了,有的人脚断了,有的人被铁架压到头部,鲜血如水龙头般的流出,海水被血染红了;在这片惨不忍睹的景象中,令我毕生难忘的是,当时我被一块大木板压住,不由自主的一直往下沉,咸苦又泛著汽油味的海水汩汩灌入口中,一股强烈的窒息感几已战胜我的求生意志,内心简直恐慌到了极点!
  
  就在无助绝望之际,突然兴起一念生机!我使尽全力不停的大声呐喊著:“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地藏菩萨摩诃萨!”“地皎恩师!地皎恩师!赶快救救我!”

  在浮浮沉沉中,我几乎没有半念妄想,只有一心呐喊“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地藏菩萨摩诃萨”,“唵钵啰末邻陀宁娑婆诃”,并不断呼唤“地皎恩师,地皎恩师,赶快来救我!”
  
  就在浑然忘我之际,突然一股强大的力量,将我从深不可测的海水中支撑起,然后慢慢把我救上岸。
  
  被救上岸后,我已精疲力竭,看到岸上陈尸遍遍,数十具尸体,有的缺手、有的断脚,而正被急救的人,也已奄奄一息。在短短几分钟内,许多部轿车都被压成废铁,幸好自己只受一点皮肉之伤。
  
  幕夜时分,正是众人进入甜美梦乡之际,然而,槟威大桥码头却是一片愁云惨雾,我心有余悸的跪在岸边,于黑暗中遥望海天一色的远方,回想昨天在地藏八关戒斋大法会中,地皎恩师曾提起一九八六年初,她三步一拜行脚到升旗山上时,很敏感的早已预知槟威大桥码头有共业会现前,会有很多人丧生,所以恩师才发大悲心,每年到佛教总会,举行地藏八关戒斋法会,带领大家礼拜地藏宝忏,称念灭定业真言“唵啰末邻陀宁娑婆诃”,祈愿业障减轻,共业减轻。
  
  地皎恩师但凭一股“不畏艰辛、为所当为”的悲心意志,漂洋过海到马来西亚,带领与她素昧平生的佛友用功忏悔,力搏重重障碍,她那念“我见众生苦,我心热如火”的大悲心是救拔我们出离苦难的“再造之恩”,要不是远在两年前,恩师即不断默默为这份难以逃脱的共业祈求忏悔,我们怎能再见今夜的闪闪星光?想到这里,我不禁潸然泪下,泣不成声……。
  
  走过生死关头,才知道生死是怎么一回事!
  
  从此让我更深刻体会到,地藏菩萨的愿力是何等伟大!而地皎恩师的悲心,又是何等深切啊!
[img]http://www.fjdh.com/Article/UploadFiles/200608/20060823101120704.jpg[/img]


图/刘梅莲居士心心念念都是地皎恩師的慈悲救度。


  【编案】经云:“业报至时,非空非海中,非入山市间,无有地方所,脱之不受报。”未结识恩师前,梅莲居士虽已学佛一段时间,但由于未亲历其境,所以对何谓“业障”,始终无法感同身受。

  而今,面临这场突如其来的横祸,置身在费尽力气吐了一口气后,却不知是否还能再吸一口气的绝望情境下,梅莲居士终于恍然醒悟──“人命无常呼吸间”。
  
  原来佛门中每天虔诚回向的“愿我临终无障碍”,并非理所当然之事,它必须具足非常殊胜的良因善缘。以我们一百五十几位曾参加地皎恩师所主持之八关戒斋法会的佛友为例,若非恩师上人力乘地藏菩萨的大愿,不远千里从台湾来到马来西亚,虔诚带领大家用功忏悔,我们焉能在地藏菩萨与恩师上人的慈悲救度下,一一幸运的逃脱生死险关?
  
  “命是死的,运是活的”,槟威大桥码头的灾难已历历证明,纵然置身在这个共业相系、众人随业逐流的大环境里,我们犹能凭一己深信因果,止恶向善的觉念,在善知识的引渡下,逆争上游,开创属于自己光明灿丽的人生旅途。


查看完整版本: [-- 生死关头走一回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Time 0.021388 second(s),query:1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