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6818阅读
  • 3回复

多宝讲寺世界语网络班招生启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Miaohui
 

发帖
255
金钱
70
威望
7
贡献值
1701
交易币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2008-02-16

  为在佛学界培养世界语人才,翻译佛学资料,世界语佛学网将于今年3月1日到4月25日利用网络教学平台举办为期两个月的“世界语初基”网络班,由多宝讲寺世界语小组的几位法师提供网络辅导。
  学习内容为在多宝讲寺举办世界语讲座的笔记,共七八课。
  学习安排:每周一课,辅导老师于周末或周日晚上通过聊天室提供一至一个半小时的语音辅导,负责批改学员作业,并通过网络和电话解答学习中的问题。有机缘时也可以利用节假日在多宝讲寺进行面授辅导。学友需要根据课程的安排积极参与学习并提交作业。
  学员学完这个教材,会对世界语结构有个总的了解,能达到借助词典套用句型表达自己的思想同及读懂一般性的文章。如果有兴趣继续学习,可以参加后续的“佛学世界语”和“世界语阅读写作”网络课程。
  报名方式:可以直接到网络教学平台,选学“世界语初基”。
  网络注册及报名地址:http://edu.ebudhano.cn
  语音聊天室:http://www.heshang.net:2014
  辅导电话:0576-83118355 13173731370
  QQ:609825378
  Skype: Komencanto
  邮箱:miaohui@zj165.com

多宝讲寺世界语小组

世界语佛学网

2008年2月12日
离线Miaohui

发帖
255
金钱
70
威望
7
贡献值
1701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08-02-16
多宝讲寺及世界语佛学网活动小结

自两年多前开始运行的世界语佛学网是同时向世界语者介绍佛学和向佛学人士介绍世界语的窗口,分别设有汉语及世界语两个版面。世界语版面作为国际世界语界四家主要的世界语佛学站点之一,在国内外世界语界有一定的影响力。

  世界语佛学网自创办以来,利用网络条件陆续世译和上传世界语《百喻经故事》、世界语《放生故事》、世界语《佛陀本生故事》和世界语《佛教问答集》。到目前为止,《百喻经故事》和《放生故事》这两个世界语版故事集的翻译工作已完成,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世界语部赵建平老师发心配音,已录制的内容也随文字一道上了网,成了国内外世界语者了解佛学文化,提高世界语阅读和听力水平的资料。佛陀本生故事集的翻译工作也完成了一半。这些翻译上网后,国内外世界语人士对佛学的兴趣也相应增加。为满足他们对佛学的好奇和兴趣,世界语佛学网在原来工作的基础上开始翻译佛学问答集,陆续上网,西班牙一位世界语者同时发心将这份资料由世界语转译为西班牙语。世界语佛学网的世界语翻译,得到国内外世界语人士的积极支持,他们纷纷义务参与译文校对和润色工作。在资料翻译的同时,世界语佛学网也积极开展世界语网络教学活动,颇见成效。

  世界语佛学网的工作和活动得到多宝讲寺敏公上师的大力支持,于是世界语佛学网的单独活动也变成了以多宝寺为基地的组织性活动。去年美国人士旦尼斯教授应邀在多宝寺举办了Bek世界语讲座,将他独特而有效的世界语教学法传入中国,这在国内外世界语界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同时世界语佛学网也先后在寺院举办了几个不同形式的世界语讲座,培养了几位世界语者,筹建了寺内世界语小组。目前的小组有五位成员,他们分别加入了国际世界语佛学团体。

  多宝讲寺成为国内外世界语界了解佛学,体验佛学的场所。敏公上师及多宝讲寺对世界语的支持和寺院世界语活动的开展的情况被国内外不少官方或个人世界语网站进行了转载和报导,也有国外世界语友人在他们国内的世界语会议上作了相关报告。去年一年,多宝讲寺曾接待过四位来自不同国家的国外世界语人士及二三十位国内世界语人士的来访,他们分别就佛教修学和世界语教学进行了交流。目前世界语已成为多宝讲寺对外介绍和弘扬佛法唯一的工作语言,而寺院也尽可能提供更好的条件用于寺内世界语教学和资料翻译工作,以便使世界语在佛学界得到更好的发展,并使佛学通过世界语这门和平和易学的国际辅助语言在世界各地得到更广泛的弘扬。

  在新的一年内,多宝讲寺世界语小组以开展寺内外的世界语教学和佛学资料翻译为工作重点,欢迎佛学及世界语界诸位同修积极参与。

    2007年1月16日
离线Miaohui

发帖
255
金钱
70
威望
7
贡献值
1701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08-02-16
关于佛教与世界语协作的理念

Miaohui 世界语原作,佛光师汉译

  我是一个普通的世界语者,也是世界语佛学网的负责人。在两三年前,我重新学习世界语并建个人网站介绍佛学,同时特意设置了世界语专栏,以便在佛教领域中宣传世界语、以我的爱好在世界语界介绍佛教文学。大概在一年前,我开始建设以“世界语佛学网”命名的网站,也可称之为“中国世界语佛学网”。

  随后,我通过网络为佛学人士举办了小型的世界语讲座,而且也开始翻译佛教的文学故事。这种作法引起了许多世界语者和佛教徒的好奇和不解。世界语的朋友们认为我应该以集中精力搞世界语为主,而佛教界的朋友们也常劝我应该放弃世界语以集中精力全力从事修行。

  那么下面我就对于朋友们的好奇和不解谈谈我自己的想法。

  二十多年前,在我中学毕业,便马上开始了自学英语的生涯。三、四年后,我越来越对外国文学感兴趣,于是我决定在英语自学的同时,尽可能学习其它语言。我甚至希望将来有能力通读全世界最好的文学作品。就在那时,我在某个报刊上看到了介绍世界语的文章,世界语马上引起了我的兴趣,这是因为我正是希望能够通过这样好的语言阅读全世界的文学作品,并且能跟所有的人自由而友好地联系。世界语的国际性和非霸权性使我心醉神迷。最令人惊奇的是,通读这篇文章后,我竟学会阅读世界语单词甚至句子了。直到现在我还清楚地记得我用世界语读的第一个句子是“我爱世界语!” 当时我一遍又一遍地读诵这个句子,几乎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接着我开始跟着报上连载的教学内容开始世界语学习,没过了多久就开始用世界语阅读、通信、参加翻译讲座,甚至用它来写短篇小说。世界语的简易性和可应用性确实使我感到惊奇,但最令我惊奇的是,在我的信友当中,有一位甚至只学了一年世界语就在外国世界语杂志上发表她的多篇世界语散文!那时,虽然我花费了七、八年时间学习英语,但我仅能用英语阅读,但用世界语甚至能翻译和创作。于是我萌生了毕生中致力于世界语的想法。后来我开始希望去学习某种更有意义和价值的知识服务于人类和世界和平,便就开始对宗教产生了兴趣。我先是通过世界语学习了jdj,后来发现尽管世界语不与各民族语冲突而且也不凭自己的优越性压制其它的各种语言,但是某些宗教却自诩自己的优越性并依之压服其它宗教。按照历史的记载,有些宗教的争执纠纷甚至导致了战争。这使我感到忧伤。我希求一种像和平的世界语一样的和平的宗教,于是便开始阅读有关于其它宗教的文献资料,想从而寻到一种能容忍其他宗教存在的真正宽宏大量的宗教。在对佛法的学习中,我被它博大精深的知识和宽广无限的慈悲爱所摄受。佛教认为一切有情都有平安生存的权利。而且佛教人士都如同敬重自己过去、现在及未来父母一样敬重一切有情。当我读到下面的记载时,确实很感动。这则记载讲到,曾经有位国王把自己的王国治理得风调雨顺繁荣昌盛,当邻国的国王想用武力来侵略这个王国时,这位国王为了使国民们安全无损而放弃了王位,甚至情愿将自己作为囚徒以使另一个王国中的一位穷人获得入侵国王的奖赏。这件事使入侵者感动并撤回了自己的军队。

  从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佛所在的时代起,佛教信众不仅与其他所有的宗教徒融洽地生活,而且当其他宗教徒遇到困难时,还在精神上和物质上帮助着他们。这些真实的行动是完全是源于佛法对人类的慈悲和对世界和平至诚的追求。于是我将第一爱好慢慢由世界语转向佛法,而把世界语置于第二位。那时,我常想,我应能通过世界语学习佛教以使自己在此两个领域中都同时进步。但遗憾的是,我试图获取世界语佛学资料所做的种种努力从来就没有成功过。当其他爱好佛学的朋友向我寻找世界语佛学材料时,我除了用“遗憾”这个词来答复外无计可施。这就使我产生了一个新的想法,那就是将来某一天,我一定要尽力将世界语用于佛教领域,并在佛教领域实践世界语。我知道,世界语的生命力存在于实际应用中。如果没有应用,无论多么优秀的语言也只是无用之物。在世界上,好多语言正是由于缺少运用者而消亡了。这方面确实和挖地用的铁锹很相似。无论铁锹是多么有价值和多么高质量,如果人们把它看作不可触摸的珍宝,把它挂在墙上,或者放在展览馆中展览,它就起不到实践应用中的任何作用,它将比一把能用来挖地但质量很差的铁锹更无用。通过佛学应用世界语的想法促使了我开始用世界语翻译佛教文学作品。但是后来为将更多的精力用于佛教修学,我放弃了对世界语和其他的语言的学习。

  二十多年过去了。一次当我查阅佛学的资料时,偶尔搜索了一下世界语相关的内容,在互联网上意外地找到许多世界语读物。这成了重新点亮我世界语兴趣的火星。我与西安世界语协会的王天义先生联系时,他向我介绍了国际世界语佛教协会。这是一个创建于三十年代、由佛学和世界语双重爱好的人士组成的国际组织。国际世界语佛教协会与另外一个国家组织一道为佛教和世界语做了众多的贡献。不久前这两个组织重新组建并在世界语和佛教的事业方面开始活跃起来。

  经过长时间的考虑,我决定重新学习世界语。那时,我发现自己仍然能用世界语进行阅读。回忆往事,我认识到现在确实有很好的条件来实现我过去的愿望。于是在阅读了一些资料以后,便重新开始世界语翻译和创作。我找回自己所译《佛教寓言故事》的手稿并进行了校对。

  一件偶然的事情促使了我翻译了古代的故事集——《爱护生命》。两年前,我第一次随他人到水产市场买动物来放生。佛教信众捐资,我们就通常按照他们的意愿去买动物放生。作为一个北方人,我从来没有想像过这么多海洋动物是这么痛苦。杀生的暴行的确实使我吃惊。我鼓起勇气,挨个地走到动物面前诵神咒加持它们。在那里我看到,卖青蛙的小贩们面无表情把一个个青蛙的皮剥掉并切掉它们的前肢,而这些痛苦中的青蛙只能在大盆中挣扎乱蹦。

  旁边的摊位上有人将一条条鳝鱼从头至尾剖开,情景真是令人恐怖!我的心似乎在在淌血,仿佛像那些可怜的水产动物一样痛苦。我无法忍受眼前的惨状,便来到卖蛇的门市。蛇店中有许多大笼子,在笼子中关了很多我从前从来没有见过的大蛇。在商量好价钱后,女老板开始抓蛇,将它们一条接一条地放入我们事先准备好的口袋中。使我感到惊讶的是,这些既毒又野的大蛇在她手里竟然那么温顺。她能随心所欲地将它们抓起来任意盘绕。其它生他意不多的蛇贩子们也聚过来帮忙。有人甚至鼓动我抓蛇,但我由于害怕而拒绝。我站在旁边内心诵咒加持它们。我衷心地祝愿它们能度过平安的一生,并且来生不再遭受痛苦。这时我看到一件不寻常的事。那位女老板总不抓那条最粗最长的蛇。其他帮忙的人问她为什么不抓那条大蛇,她回答说那么大的蛇能卖更高的价格。因为我们商量好用确定的价格无一例外地购买所有笼子中的蛇,别人都劝她卖了那条蛇。当其他所有的蛇都装进我们的口袋时,她坚持要将最大的那条蛇卖高价。众人呵责她,她只好取出那条蛇。开始,那条蛇温温顺顺呆在她手里一动不动。她又改变了主意,不是把蛇放到口袋中,反而要把蛇重新放回笼子。就在那时,蛇突然抬起头来在她手上咬了一口。她用另一只手捂住伤口,硬把那条蛇放进笼子。许多旁观者开始同情那条蛇,并为救那条可怜的的蛇而责骂她。她只好把那条蛇重新拿出来。她没有马上把蛇放进我们的口袋,而是抓住它不动,可能是在犹豫到底卖还是不卖。就在那时,那条蛇又咬了她一口。她疼得直跺脚,把蛇放入了我们的口袋。那条可怜的动物终于得救了。

  虽然那次活动没有持续多久,但是那件事总是浮现在我的记忆中。一切有情都爱惜自己的生命如同我们爱惜自己的生命。它们也跟我们一样有感知和痛苦,而只有我们能用人类的语言自由地交流。为什么我不做一些事情更有效帮助和解救它们呢?按照佛教的理论,战争和冲突都是由于杀生造成的。只要人们少杀生,仇恨就会减少,我们的世界有更有希望和平。于是,我便决定将发生于中国古代的放生故事集翻译成世界语。这就是我用世界语翻译《爱护生命》的起因。这两部译作已放在网上,也许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作为免费读物出版成书。我希望这些资料能使朋友们在阅读中得到感化和乐趣。

  关于世界语的运用我想起一则趣闻。我发布关于免费世界语讲座的通知后,有个人回答说,当今只有英语是国际语,而世界语是完全无用的。于是我问他:“是的,你可能是正确的。但是请想一想,我们为了英语而花费的精力和金钱是多少?而我们一般人所能达到的水平又是怎样?虽然学习世界语的人不那么多,但世界语的使用者却相对比英语多得多。我也是他们中的一位。我花很长的时间了英语,但现在只能用来阅读。虽然我学习世界语的时间不长,除了阅读之外还能够写作和翻译。对我来说哪种语言更有用呢?举例来说,在我旅行前,为了方便我的旅行,你赠送了汽车给我,但是如果我没有能力驾驶汽车,对我来说,它就不如自行车有用,因为自行车能免除我的步行之苦。世界语的学习也是同样的。如果我们花费了大量的精力、时间和金钱学习某种被称为运用得最广的语言,但是不能达到随意使用的能力,倒不如花费较少的时间、精力和金钱来学相对地易于使用的世界语更有效。”

  另外,也有世界语者不赞同佛教领域中的世界语活动,担心佛教与那所谓的人道主义相冲突,但是实际上,只要对佛教有所了解,就会发现佛教甚至比人道主义更加慈悲更加人道。将世界语应用于佛教领域完全不会使世界语受到损害,反而会使世界语得到更多的生机和活力。

  最后,我衷心地祝愿,我们的世界语将越来越广泛运用于各种领域,在国际交流活动中能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妙慧 草于2006年
离线Miaohui

发帖
255
金钱
70
威望
7
贡献值
1701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2008-02-16
  释楞严(别号:悲华)

  各位女士,各位先生,各位同修:大家好!(合十)

  我受大会邀请,代表中国的佛教徒和我个人,给大家做题为“世界语有利于佛教”的报告。

  一. 陈述演讲大纲和意义

  世界语在佛教的发展,首先解决意识上的问题。只有让佛教徒认识到世界语对佛教的利益,才有人运用世界语于佛教。中国乃至世界,有千千万万的佛教徒,如果这些人发动起来,世界语者的领域将是怎样地扩张?因此,今天的报告要阐明以下几点:

  (一) 佛教特质和世界语的特质

  (二) 佛教传播和世界语的流传

  (三) 佛教交流和世界语的使用

  明确了意义后,必须有些思路和方法才能指导行动,所以最后要提出些建议给有志于在佛教中发展世界语者。这即是今天报告的最后内容:

  (四) 世界语在佛教发展的五点建议

  二、分说

  (一)佛教特质和世界语的特质

  通过学习,我了解到世界语是波兰医生柴门霍夫博士于1887年创制的一种语言,至今已116年。他希望人类借助这种语言,达到民族间相互了解,消除仇恨和战争,实现平等、博爱的人类大家庭。世界语很好学,基本语法规则只有十六条,共有二十八个字母学会了二十八个字母和掌握了拼音规则以后,就可以读出和写出任何一个单词。在人类现有的语言中是最容易学的语言。如果谁要最快速地掌握一门语言,并准确地沟通,这门语言就是世界语。

  我们再来看佛教,佛教的目的是人类心灵的解脱,目的是全人类和平友爱平等地相处。无疑,柴门霍夫博士创造世界语的理想和佛教救世的理想是一致的。语言是民族文化的载体和交流工具。人类的发展和语言密切相关。

  如果有一种语言可以作为全球的共通语,而且十分易学易用,这样就有既保护了民族语言又加强文化交流的作用。但是人类的发展却往是以强势语言替代弱势语言,以强势文化压倒弱势文化。

  目前国际上英语运用得最广泛,但是这里面存在着不平衡。以强势语言替代弱势语言,是人类间的文化侵略和替代,不是保护和发展。文化只有得以继承和保护,才可能进一步发展,以另外的语言代替了原来的语言,无疑意味着原来语言所承载着文化的灭亡。让一个中国人不学习汉语,从小就学习英语,这个人一定不可能直接地了解和承载中国文化。如果一个国家能令另一个国家不再讲它原来的语言,那么对这个国家的控制比统一货币还更有效,那已经是根本上的控制了。在中国历史上如果少数民族如果能令汉族人不讲汉语,则中华文化到今天就已经不复存在了。在今天的西藏如果藏族人全部不使用藏语,则今天的藏传佛教一定处在消亡的边缘。

  但是世界语却不如此,它无须替代任何一个民族语言,它无须要以消亡某个文化为目标。世界语是中立语言,它作为中间媒介,作为辅助语,强调的是相互的沟通,并且沟通上是平等的,不偏不倚的,你不用担心使用世界语后会保留对方而失去己方,这个语言是中立的,并且表现力丰富,没有偏见。世界语的推广和运用避免了民族文化间的斗争,保证了各文化的发展,并且还会促进它们走向融合。

  这一点和佛教极为相同。佛教作为人类文化上的升华,它属于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和文化所不能包容的范畴,为了显示佛法中不共的特质,任何一个民族用它的语言描述的时候都得创造新词。因为在任何一个民族的语言里没有这个概念。如果要真正体现这点的话,恐怕非世界语所不能及了。运用世界语居然能够不费吹灰之力地实现这个,而丝毫不受民族语言狭隘性的影响。如果用世界语来翻译佛经,将彻底取消音译和意译,完全就是直译。佛法本来非常简单,因为语言的关系,使得许多问题存在,解释名词概念,表达清晰令人不偏离,这个历来是法师门弘扬佛法的难题。而世界语的运用,直接就解决了这个问题。因此,另一个民族掌握另一个民族语言所传承的佛经,最佳的方式就是通过世界语的转换,这比任何一种民族语言都准确。

  在文化的相互征服过程中,有些落后的文化必然会被合并或淘汰。世界语的发展或许将来可能取代所有的民族语言,但是这样的取代是文化继承、融合和发展的结果,如果真的这样,那何乐而不为?佛教作为一种文化现象,也有其因缘的生灭性,佛教总有一天也会消失,就象某种语言最终也会消失,包括世界语本身也可能消失,但是他们的意义却非凡,在缘分的天空里,谁也不能替代他们的伟大作用。

  我们不能马上令全球的人都信仰佛教,但是起码“世界语”利益于佛教的传播。这一点一定要正确地认识。世界语就如同他诞生时所希望的意义那样,一直也会是这样的一个意义。它会朝前发展去,而发展的结果可能是产生更加简易完美的语言。佛教也会一起发展下去,而发展的结果是因语言带来的对佛法的理解和掌握的局限性将越来越小。

  因此,从世界语的种种特质来看,佛教徒欢迎世界语。

  (二) 佛教传播和世界语的流传

  世界语如果得以流传,那就意味着更多的人将轻松地消除民族语言交流的隔阂,人们彼此之间将更加沟通,更容易沟通。因为它的作用在予沟通,自己本身不建立文化,因此它促成了文化的交流、交融和发展。

  除非全球文化和平融合,消除国家民族对立,所有民族的文化走向一致,如同人间完全成为佛国净土,那么就永远不会有共通语代替民族语的可能,就永远不可能全世界的人都信仰佛教。这个悖论到来的一天,对佛教徒来说是可喜的一天,因为那天世界实现了大同,就是实现了人间净土,如同龙华三会弥勒菩萨降生人间龙华三会一般,作为佛教徒来说,必然乐见其成。如果世界语的发展,导致语言和文化的一统,那佛教徒当然愿意去推广和支持这种共同性的语言了。

  生命的价值就是佛法,有了佛法就有了生命的价值。既然世界语有利于佛法的传播,那世界语就有了生命的价值,佛教徒应该发展世界语。

  (三) 佛教交流和世界语的使用

  佛法要普及人类,就要面临语言的障碍,一个中国的法师,该如何对一个不会中文的美国人传教呢?在不同的民族之间的佛教徒和非佛教徒该如何准确地沟通呢?当然,对美国人传教可以用英文,如果这个美国人会西班牙语,而你也会说,你也可以用西班牙文。但是,对我来说,最好用中文。而对于一个西藏的喇嘛来说,最好是用藏文。因为用母语将是最为熟练和准确。但是对方是外国人,如果一定要用另一种语言,我宁可用世界语。我希望对方会世界语,我们用世界语沟通。这样我们的距离就只是母语和世界语之间的距离。如果我用英语,那么就存在着我和英语之间的距离,我所表达的英语和对方所说英语的距离,还有英语和汉语对佛法表达的距离。这里存在太多的距离。

  因此,我认为,世界语是向非母语者弘扬佛法的有效工具,比任何一种语言都好用。

  而且,它还有特殊的作用,特别是对不发达国家直接了解佛法有良好的作用。一个非洲的落后国家学会汉语再与他交流,一个非洲落后国家的人民通过从汉语翻译来的佛经了解佛法,绝对不如他从世界语的佛经中了解佛教并用世界语交流来得容易。可想而知,如果用世界语来向他们传播佛教,将只是他们和世界语的距离,而世界语又是世界上最容易学的语言。

  另外,许多人学不好英语,更别说象葡萄牙语和俄语这样的语言。但是,学习世界语却非常容易。因此,对于学习外语困难的人可以学习世界语并用它来传播佛教,那是一个捷径。

  对于一个已经掌握了世界语的佛教的传播者来说,最不高兴的是世界语者的人数太少。因此,中国的佛教徒如果要学外语,最好学会世界语,并且让更多的人懂世界语。但是对于学习英语来说,则不必要让更多的人懂得英语,最好是希望他们懂得汉语。当然,他们学习汉语肯定比学习世界语吃力百倍。因此,我希望看到有更多的法师能懂得世界语。

  (四)世界语在佛教发展的五点建议

  1.发展一批有远见的法师,宣传E语对佛教的作用。因为要想使佛教徒关注世界语,首先是意识的问题。意识有了,就有千千万万的佛教徒对E语感兴趣。就好象我今天这样的报告,必然会给他人带来影响一样。我这样的法师有10个,关注世界语的佛教徒,就可能有数十百千万倍个。

  2.要成立E语内佛教运作机构。没有一个中心的机构,很难发挥辐射和统筹的作用。机构怎么取名,怎么构建,留待大家出谋划策,回头再议。佛教团体的建立,原则上是一个地区只能有一个同一级别的团体,目前,在我们国家,此事不是那么好办。如何操作,大家一定要灵活一点,实用就好,不一定非要如何不可。

  3.组织佛教夏令营,学术研讨会等活动,加进世界语的宣传和世界语的运用内容,实现E语和佛教共存共荣。组织活动可以多考虑与其他组织联合举办,采取多边行动。不一定是纯粹的佛教活动,可以将旅游、商贸、文化等结合起来,有一定的综合性,就象我们这次武夷山大会一样。

  4.将E语内诸如佛经翻译等活动统一起来,结束零散的个人奋斗状态,建立统一的校订和发表机制。E语的佛经翻译,目前国内处于非常幼稚的阶段。翻译佛经的人可能连归依三宝的佛教徒资格都还不是。翻译佛经要实现“信达雅”的目标,翻译者的佛学造诣非得匹配不可。从中国古代成功的经验来看,还要有团队的集体力量和许多技术要素在里面。否则,其结果就跟现在佛经的白话文翻译一样,面临相去甚远的结局。

  5.与国外E语中的佛教者合作,争取他们的资金和资源上的支持。佛教徒是世界主义者,当然也是爱国主义者,他们和国外的文化交流绝对不带政治色彩和自私自利的功利性,因为他们纯粹就是为了佛法的弘扬。佛法是全世界人类的佛法,佛法得到弘扬,大则实现全人类的幸福,小则实现国家民族的富强。佛教的文化交流,是“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行为,我们应该重视,并大力发展这样的互助互利行为。

  三、结文

  我今天的报告就作到这里。刚才,我非常粗浅地阐明了一下世界语和佛教的互利关系,并给大家提了几点建议。非常感谢大家的关注,我希望将来有越来越多的佛教徒以及暂时的非佛教徒重视世界语,并且学习、掌握和运用世界语。

  最后,预祝大会圆满成功。祝大家吉祥如意,生意兴隆,幸福安乐!

  弥勒尊佛!谢谢!(合十)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